开发区再开发:铁交椅变活薪 政府雇员会成为鲶鱼吗?

国际新闻 浏览(680)

?

开发区重建:熨烫椅将重新焕发活力,政府员工会带来鱿鱼效应吗?

经过改革,上一年度过的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以下简称“天津开发区”)再次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7月16日,天津开发区召开法定机构改革动员和部署会议,宣布取消全员配备,实行岗位制度。所有人员都需要重新竞争并签订合同,签订为期三年的合同。

改革并非突然,天津开发区系统实际上有迹象。 2018年初,在“打破铁饭碗,拿着瓷饭碗”的干部任用制度试用一年后,改革再次升温。今年2月,《关于在滨海新区各开发区全面推行法定机构改革的有关意见》确认滨海新区开发区全面实施了法定机构改革,向外界传递了“就业与企业管理”的信号。

在宣布取消全部人员配备之前,开发区的改革路线终于“向全世界宣告”。天津开发区党委书记,管理委员会主任郑伟明表示,改革决定了市场导向,取消了管理和任期制度,标志着法定机构改革正式进入实质性运作。阶段。

“作为市场化改革,取消行政机构是不可避免的。”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滨海发展研究院院长刘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改革的核心是将开发区从管理体制转变。对于服务机制,从行政组织到市场主体之一,这将对促进开发区的商业环境和市场机制的发展和改善起到积极作用。

政府雇员会变成鱿鱼吗?

与广东法定机构改革一样,天津开发区也在取消行政准备和全球人才招聘方面进行了第一次改革。

4月23日和5月15日,天津开发区,中信天津生态城,天津港保税区,滨海高新区等五个开发区发布招聘公告,年薪50万元,全球招聘24个管理委员会。副主任。

在政府的全球人才收购方面,无锡和广州开发区(黄埔区)都在天津开发区向前迈进了一步。

2003年8月,无锡市政府发布招聘公告。税后,首席城市规划师,首席城市信息设计师,日本投资首席代表招聘年薪50万元,招募30万元作为主要电视节目主持人。这是政府部门在本地人才市场上的最高价格。

2018年10月,广州开发区(黄浦区)也发布招聘公告,年薪50万至200万元。 19个政府部门招募了30个特别政府机构,包括全球投资促进总监和高端服务行业的商业环境总策划师。员工职位。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即没有行政准备的政府雇员。有些学者将其与“鱿鱼”进行了比较,希望这些“政府雇员”能够促进普通公务员的自觉自觉。

但“政府雇员”会成为天津开发区的鱿鱼吗?

刘刚认为,经过30多年的发展,天津开发区的微观激励制度确实存在一些问题。 “一旦微观激励制度出现问题,整个市场的基础就不是动态的。”

天津开发区的改革始终是市场资源配置与政府积极作用的结合。天津开发区建在盐碱地,建设初期没有服务设施。正是通过行政权力迅速建立了市场,发展了国有企业改革和引进外资。

“事实也证明,这种机制非常成功,包括中国的第一部传呼机和第一部手机诞生于天津开发区。”刘刚说,但今天天津开发区的发展不再仅仅依靠引进外资,大项目必须以创新为动力。 “这种机制存在问题。如果不改变,可能会损害市场经济的活力。”

“政府雇员”的出现是改革微观激励制度的产物。提高工资的关键取决于他们的工作表现是否良好。通过将“铁椅”改为“生活工资”,收入将倾向于突出表现,它可以完全解决“做得越来越多,做同样,做同样,做同样的事情,做同一件事情。”

作为国内第一个法定机构,前海管理局在一般行政区域实现了同样的管理效率,只有20%-25%的员工。前海国和律师事务所秘书长谢永义分析了世界招聘的精英“政府雇员”前所未有的管理效率。

领导者想要转变为商店第二

引入“政府雇员”类型的法定机构改革是否能够激活一股泉水?这可能需要时间来证明,但至少严冰并没有等待一个明确的答案。

自2004年4月1日起,严兵被聘为无锡市在日本的投资促进总代表,年薪50万元,成为江苏省第一个“政府雇员”。但是,他没有在2005年底与无锡市政府续签合同,而且他的第二任期即将到期。

根据外界的猜测,评估标准是他们不再选择续签合同的主要原因。根据协议,严冰必须在一年内引进30个有效项目来源,组织海外投资代表团访问10批次,并在年内引进外资注册资本5000多万美元,甚至包括不少于2个每年的研究论文或报告。

严兵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承认,他原本认为所有部门都应该全力支持无锡的整体投资促进,但“阻力远大于我的预期”。

在一次盛大的投资活动中,他邀请了许多来自日本的潜在投资者,但大型场地上没有桌子和位置。 “日本人非常聪明。在看到我的首席投资代表没有席位后,我首先怀疑的是我之前谈过的合作能否代表无锡市政府。”严兵认为,这严重影响了后续合作谈判。

另一个细节让他印象深刻。有一段时间,日本外国公司需要解决保税物流问题。严兵提议将有关部门召集到一起讨论批准计划,但没有部门愿意接受他的“召集”。

虽然严兵的“政府雇员”生涯历时不到两年,但他仍然认为这项改革是对公务员制度的有益补充。

“投资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得好,特别是外资。在日本资本方面,有必要了解日本商业文明和日资企业的投资机制,以便做到高质量的工作。”他认为公务员制度中没有人有这种能力。

广州开发区招募“政府雇员”的初衷也是出于此。作为广州最密集和回归的国家之一,广州开发区实际使用外资和合同外资约占该市总数的三分之一。该地区有3400多家外资企业,世界500强项目170多个。 1632家科技公司。

广州开发区人才工作组主席陈永平承认,开发区境内高度集中的海外人才和外商投资企业已经超过了区内公务员的服务能力。招聘一批具有海外经验和海外经验的特殊员工迫在眉睫。在这些国际视野中为高层次人才服务。

“全球招聘'政府雇员'从根本上是为了更好地为开发区的高层次人才服务,并利用他们的国际视野来识别全球开发区之间的差距。”广州开发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张大良告诉记者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事实上,严冰能够在竞争中赢得“日本投资促进的首席代表”,正因为如此。他不仅在该系统工作,还拥有横滨国立大学的国际经济法硕士学位。他在日本公司有多年的经验。

严冰认为,问题不在于“政府雇员”改革,而在于制度。如果政府仍需要继续聘请“首席投资代表”,则应逐步转移投资,为投资促进提供服务,并将投资代表工作纳入当地外贸体系的投资促进体系。

刘刚还认为,要通过法定机构的改革激活泉水池,首先要改变其定位。 “市场经济的核心是我们提供公司需要的东西。这需要领导者转变为“购物小二”,公司订购什么样的食物,以及什么样的菜是'小二店'。“

过去,当摩托罗拉被招募到天津时,就足以搞好港口物流,但今天它涉及开放服务,知识产权保护,产业链和人员培训的改善生态系统。

“归根结底,改革都是建立一个以市场为导向,以国际为基础,以规则为基础的商业环境。政府不能将自己视为经理,而是服务提供者,开发区可以实现再开发。”说。

“21世纪经济报道”的知识产权及其客户端内容归广东21世纪经济报报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它。有关详细信息或获取授权信息,请单击此处。

主编: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