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净利润大跌九成以上 御家汇靠什么冲刺美妆全球前十

国际新闻 浏览(1435)

?

K图 300740_0

“我相信公司将来会进入世界前十名。”在今年5月的股东大会上,于家辉有限公司(.SZ,以下简称为于家辉)的真正控制人戴家辉说。

理想丰满,逼真的皮肤。在2019年上半年,于家汇交出了自公开披露数据以来最惨淡的成绩单。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有所下降,非净利润亏损408万元。回顾过去,该公司的业绩下滑显示出早期下滑的迹象。在2018年第一季度,该公司的单季净利润增长率为19.81%,这一数字逐渐下降,在今年第二季度变为-84.58%。

原因是该行业正进入竞争激烈的红海,而于家汇过度依赖营销的弊端很快暴露出来。 2019年中期报告显示,公司的运营成本,短期借款,库存和应收账款全线增加,而运营活动中的净现金和销售毛利率正在下降。

被迫在上市后尽快保存自己

二级市场形势与其基本面一样。于家辉不允许投资者看到太多希望。自今年年初(截至10月11日)以来,其股价下跌了22%,在此期间几乎没有反弹。

为了扭转这种局面,于家辉发起了一系列改革。今年9月底,该公司表示将斥资8亿元人民币建设全球最大的口罩基地“水阳智能制造基地”。项目建成投产后,将形成年产35亿片,1亿瓶水奶油的生产能力。

同时,公司还以500万元的价格将全资子公司湖南水亚物流有限公司100%的股权转让给公司的控股股东。对此,于家辉表示:“为了专注于公司的主营化妆品业务,考虑到公司在仓储物流上的大量投资,上期一直处于亏损状态,需要继续投入资金。股权收益的转移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未来,于家汇还计划关闭子品牌的流失。

事实上,回溯过去,自从上市以来,于家辉的自助意识就已经显示出迹象。在2018年初,戴月凤提出“未来公司将生产各种美容产品”。此后,于家辉从面膜产品转移到多品牌,形成了“鱼坊坊”,“小小步”,“华耀华”,“十亿家”和“味丰”的品牌阵营,产品也从单一产品。面膜扩展到化妆品,例如水霜和彩妆。

不仅如此,于家辉还试图将产品类别扩展到精油。 2018年6月,于家汇开始收购Afu精油公司的北京茂斯60%的股份。 2018年9月,在公司发布收购重组规定后,深交所发布了两次询价,指出此次收购是否会损害上市公司和中小股东的利益。之前和之后的35个问题中的焦点问题包括:上述交易的市盈率更高,评估和升值率更高,并且交易对方仅做出一年的履约承诺,是否还有其他利益安排,是否品牌所有权存在争议,交易资金也存在争议。来源等

但是,最终,于家辉没有回应深圳证券交易所的第二次询问,而是通过“分手”公告结束了“婚姻”。

一年中上市的表现变了脸

事实上,在余家汇改造的背后,它的表现一直很薄弱。 2019年年中报告显示,该公司的营业收入为9.73亿美元,同比下降0.82%;返乡净利润596万元,同比下降90.83%。非净利润亏损408万,同比下降106.43%。

对于业绩的迅速下降,公司的解释是:“宏观经济形势没有明显改善,国内化妆品品牌向两个方向挤压,销售渠道迅速变化。为了适应各种变化,公司增加了渠道和市场。投资导致销售费用率迅速提高。”

值得一提的是,于家汇的业绩下降已显示出迹象。从2018年第一季度到2019年第二季度,单季返母的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19.81%,18.43%,3.63%,-65.93%,-98.45%,-84.58%。自成立以来,这也成为该公司开始自助转型的原因之一。

根据2019年报告,该公司去年推出的多品牌战略未取得相应结果。今年上半年,除“ Mufangfang Men”和“ Weifeng”海外业务公司分别录得利润186.3万元和179.66万元外,其余品牌经营实体均蒙受了亏损。

最重要的是,与此同时,运营成本的上涨使于家辉不堪重负。今年上半年,运营成本增长了13.06%,所有三项支出均有不同程度的增长。其中,销售费用为3.83亿元,同比增长3.39%,销售费用率为39.36%,在家庭和个人用品行业12家公司中排名第四。

不仅如此,而且高昂的销售费用给现金流带来的负担也不容忽视。截至上半年末,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98亿元,在同行业中排名倒数第二。短期借款从上一年的4,100万美元增加到1.21亿美元。

此外,公司的应收账款从上年的人民币8500万元增加到了人民币1.32亿元,总资产比重从4.51%增加到7.48%;存货从4.57亿元增加到5.34亿元。比例从24.35%增加到30.20%;毛利率为47.3%,前几年公司的毛利率超过50%。

过度依赖营销困难

余家汇的现状无疑超出了戴岳峰的期望。根据其2015年计划,于家汇将在2016年上市,“成为中国A股互联网品牌的第一份额”,同时保持业绩近100%的增长。提速,到2019年,收入将达到50亿元。

戴岳峰的自信并非没有根据。当时,于家汇以“ 2014年单口罩销售量超过1.2亿只”赢得了众多首都的青睐。雷军甚至亲自担任公司董事;时间比原计划延迟了两年,但我也享有“面具的第一部电影”的美誉。

创业初期的成功使戴跃峰相信目前的困境只是暂时的,于家辉将来将成为“世界十大美容公司”。因此,在今年年初的股东大会上,当被问及如何对待舆论评价时,他的回答是“从不看负面报道”。

2019年5月,该公司宣布了股权激励和计划。行使条件主要体现在营业收入中:2019年以来的年收入增长率分别为20.27%,16.67%,14.29%,12.5%。该股权激励计划不涉及净利润和现金流量指标。这意味着未来的于家汇收入可能会恢复高增长,但是销售成本过高的问题仍有待解决。那时,运营成本太高,否则仍将被拖累。不知道

实际上,公司股东似乎已经看到了这一点。数据显示,今年(截至10月11日),陈美德,深圳红地球生物创投,深圳创新投资集团三位股东63次减持6376.8万股,总计7848.5万元。

(文章来源:投资者网络)

(编辑:DF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