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银行十年上市路:市盈率高于行业均值 迅猛扩张背后有隐忧

国际新闻 浏览(641)

?

最近发行量最大的首次公开募股将被推迟。

浙江商业银行原定于2019年10月24日进行的网上和网下认购将推迟至2019年11月14日。

浙江商业银行10月23日发布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初始询价结果及延期公告》显示,浙江商业银行已通过初始询价确定本次发行价格为每股4.94元,预计募集金额为125.9亿元。扣除发行成本1.6亿元后,募集资金净额估计为124.3亿元。

如果该价格对应的市盈率为发行后总股本的9.39倍,发行前总股本的8.27倍,截至2019年10月18日,中国证券指数有限公司公布的“货币金融服务(J66)”行业最近一个月的平均静态市盈率为6.91倍。

浙商银行2004年开业时只有15亿元资本和4亿元不良资产。它可以被描述为“从头开始”。到2019年上半年,浙商银行总资产瞬间达到1.74万亿元。

在股份制银行阵营中,浙江商业银行是后来者。甚至在浙江,杭州银行、宁波银行等城市商业银行也形成了分离主义政权。浙商银行如何在“裂缝”中生存和发展?

市盈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浙江商业银行在公告中表示,由于2018年发行价格对应的稀释市盈率高于中国证券指数有限公司最近一个月发布的行业平均静态市盈率,未来发行人的估值水平有回归行业平均市盈率、股价下跌的风险,给新股投资者带来损失。

根据《关于加强新股发行监管的措施》(证监会公告2014年[第4号)的要求,发行人和联合主承销商必须在购买前三周内连续发布三次投资风险专项公告。因此,购买也在三周后被推迟。

事实上,银行股份推迟首次认购浙商银行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根据银行股票首次公开发行的规定,每股发行价格不能低于每股净资产。此前上市的青岛银行、紫金银行、成都银行、无锡银行、江苏银行和江阴银行均因同样原因推迟发行。这是因为银行发行新股的市盈率高于各自行业二级市场的平均市盈率。

一位银行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先驱报》的记者,上市公司的市盈率现在是基于行业平均市盈率,但大多数银行的市盈率都被打破了。如果银行新股按照监管规定定价,发行价格应根据需要设定为静态市盈率的两倍以上,因此市盈率很容易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浙江商业银行是浙江省第一家和第十二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其前身是浙江商业银行,一家中外合资企业,于1993年在宁波成立。中国银行、南阳商业银行和交通银行(浙江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国投”)共同投资4000万美元设立该行。

受业务范围等诸多因素的影响,浙江商业银行成立十年来发展不佳,资产规模小,不良资产高。因此,中国银行退出并拥有自己的国家银行一直是许多地方政府的夙愿。因此,浙江省政府欣然接受了这一提议。

原银监会批准浙江商业银行重组为“浙江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商业银行”)后,浙江省政府牵头。经过两年的重组,浙江商业银行开业了。

浙商银行的成立反映了监管层一贯的改革逻辑:通过在政府领导下吸收民间资本,改善原有金融机构的账面地位,改革公司治理结构和管理机制。

虽然浙商银行拥有强大的私人部门,但它远非纯粹的“私人银行”。从治理机构的角度来看,政府具有强大的主导作用。一是浙江商业银行的最高管理层几乎完全由浙江省政府下令。

第一任董事长是国鑫控股董事长蔡慧明,浙江省政府秘书长。龚方了,首任行长,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行长。前任和现任董事长都曾担任衢州市市长,现任行长徐仁炎曾担任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副行长。

高速发展背后的隐忧

浙江商业银行早在2009年就开始准备上市。

经过几轮增资扩股后,目前的浙江商业银行没有实际控制人。浙江金融投资管理平台浙江金融控股有限公司是最大股东,持股14.19%。

浙商银行也有几个“问题股东”,其中安邦股东旅行者集团持有的7.20%和龚景集团持有的2.43%都被司法机关冻结。京发实业持有的0.94%股份已被司法机关拍卖或用于还债。

浙江商业银行2018年净利润为115亿元,与宁波银行的112亿元几乎持平。另一方面,同一城市的另一家城市商业银行杭州银行(Huang BaNK)于2016年10月27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发行价格为每股14.39元,首次公开发行基金为37.67亿元。

虽然浙商银行在a股市场上落后,但它在杭州银行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前六个月登陆了HKEx。

2016年3月30日,浙江商业银行香港交易所上市,每股396港元,募集资金115.91亿港元(折合人民币104.58亿元)。根据这一价格计算,浙江商业银行此次a股首次公开发行的a股溢价为38.26%。

迄今为止,浙商银行已经有三位行长。

龚方了,首任行长,执掌浙商银行十年,浙商银行从一家规模不到100亿的新成立银行逐渐成长为一家总资产近6000亿的全国性股份制银行。

龚方了提出了“一体两翼”的管理理念,以公司业务为主体,以小企业和投资银行业务为两翼。当时,龚方了认为浙商银行比国有大银行和其他股份制银行更难取得优势和特色。因此,它选择了家小企业和投资银行,这些企业和投资银行当时竞争力较低,但在未来拥有更大的市场,并放弃了信用卡等零售业务。

刘晓春是浙江商业银行的第二任行长。在2014年8月出任浙商银行行长之前,他曾在中国农业银行系统工作多年。他曾担任中航香港分公司总裁和中航浙江分公司副总裁。在任职期间,浙商银行成功完成了两项重大活动:在香港上市和在香港开设分行。

刘晓春提出全资产管理的概念,其核心是在服务实体经济的全过程中加强与银行、非银行金融机构和准金融机构的合作,实现对信贷市场、货币市场、资本市场和外汇市场等金融市场的全面管理和集约化管理。浙商银行在任期间发展迅速,但在快速发展的背后也出现了一些隐忧,如踩上乐华电视,在万宝争议中引发诸多争议等。

徐仁炎,现任第三任行长,于2018年4月就职,并于2004年浙商银行开业之初加入。他先后担任浙商银行党委委员、董事和副行长。

一位与浙商银行三位行长关系密切的知情人士在《21世纪经济先驱报》上告诉记者,刘晓春和龚方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龚方了对浙商银行的定位是打造中小企业特色业务,但局限于中小企业,制约了企业的发展。

刘晓春上任后,解放了这一限制,提出了在很短时间内扩大规模的全资产管理战略。但是,当规模达到一定水平时,银行仍然需要找到合适的位置。

浙商银行的另一位内部人士表示,刘晓春拥有全面的业务和更多的理论知识。它擅长鼓励员工自由做事,并将激励人们。徐仁炎也有全面的商业能力,更喜欢实践自己的主张。他擅长学习商业。浙商银行近年来在公共业务中表现良好的供应链金融是由他提出的。

徐仁炎提出公司业务的“三大平台”:集合融资平台、易用银行平台和应收账款链平台。

经过几年的快速发展,浙商银行的规模已经达到一个新的水平,扩张带来的资本压力也随之而来。对于一家规模小、网络扩张需求大的全国性股份制银行来说,通过各种渠道补充资金已成为当务之急。

根据2019年半年度报告,浙商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仅为8.52%。浙商银行表示,a股发行筹集的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用于补充本行核心一级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

除了回归a股,徐仁炎还面临着将浙江商业银行建设成为“浙江省最重要的金融平台”的重大“课题”。

(责任编辑:李先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