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孩子》:唱响辽阔草原的真情颂歌

国际新闻 浏览(1127)

?

标签主题:

《国家孩子》剧照

在1960年代初,在周恩来总理的协调下,上海的3000多名孤儿被送往内蒙古,他们在党和政府的照顾下以及在内蒙古的养父母的照顾下长大。从那时起,这些孩子被称为“民族孩子”。

几天前,针对这一群体的电视连续剧《国家孩子》在中央电视台的八套电视上播出,收视率一直很高。从10月18日起,该节目在CCTV的早间直播中重播。

从黄浦江到草原,有3000多个“民族儿童”参与了数千公里的旅程,其历史已有50多年的历史。该剧从孩子的角度入选,着重反映群体形象的四个小孩子的故事,分别是小中(朝鹿),小玉(通罗),谢若水和黄小娴(阿托瓦)。在四个孩子被不同的家庭收养之后,他们的命运不同。但是他们都植根于草原,他们值得养育父母,也值得自己的生活。正如中国文学艺术评论家协会名誉理事长李准所说:“巢Lu的生活历程使整个草原发生了50年的变化。”

真实的故事是动人的

每个现实主义戏剧都有无形的责任和标准:尊重历史和观察现实。 《国家孩子》这部戏剧之所以如此动人,是因为它尊重历史并塑造了动人的人物。

该节目的导演巴特尔说:“历史给了我们一个翻天覆地的故事。”该剧从真实的历史中获得了动力。

作家刘华说,他曾经和“民族儿童”一起生活了一个多月。为了准确地了解内蒙古草原的真实信息,他阅读了60多本有关内蒙古的书籍,并作了详尽的笔记,听了很多有关草原退化的演讲。除了脚本外,《国家孩子》场景和服务道路还力求逼近历史现实。该节目是超过50年的时空循环,您可以想到乘员组的压力。节目的主要人物之一刘晓峰表示,虽然这会增加很多成本,但是《国家孩子》坚持要自己搭建场景,而戏剧中的场景是真实的场景,例如大草原,蒙古包,公共养老院,等都是真实的,飞机,绿色皮革火车等道具也试图解决。演员的服装,化妆等细节也很辛苦。这些都是为了还原真实的历史空间并说服听众。

在剧中饰演乌兰奇奇的演员熊瑞玲也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穿着长袍,长袍和黑红色的脸。她不时还教给“民族儿童”几个蒙古语单词。看起来像一个慈爱而坚强的草原母亲。实际上,她是自我推荐给机组人员的,为此,她努力学习蒙古语。

无论专家或在线评论如何,影片的历史真实性都得到了肯定。

特色图片已满

《国家孩子》使用角色来传达想法。在戏剧中,人们随着情节的变化而合理地成长和变化,由此产生的人物更加真实,更植根于人们的心灵。

以剧中的角色谢若水为例。他善良,孝顺,但身体虚弱,甚至放弃了对通拉拉的爱,给自己带来了无尽的痛苦和遗憾。但是,随着情节的发展,谢若水越来越像一个草原上的男人,能够把握自己的命运。尽管妻子反对,他还是主动调往基层。当他建议邵氏养羊保护草原时,他无视朝鹿的威胁,朝朝鹿的箭头走去。随着情节的发展,谢若水孝顺的核心没有改变,但他的性格更加充实和立体。观众也很高兴接受这种成长,复杂和多面的角色。

这部戏也成功塑造了阿托瓦的形象。她就像一个小人,自私,贪婪和阴谋要计算。然而,戏剧也解释了她性格的原因。例如,第三集是从乌兰奇奇格的嘴里借来的,他说阿托瓦自私自利,因为长期受到欺凌和长期缺乏食物。最后,阿托瓦人与每个人之间的和解并非突然。因为经历了戏剧中的逆境,她感受到了友谊的珍贵并改变了。

民族之爱在动

乌兰奇奇格,曼杜拉,哈图,苏书记.这些草原大家庭的父母把这个国家的孩子视为“比他们自己的眼睛更珍贵”,对穿越血液和该地区的热爱在不断变化。在剧中,这些“民族孩子”长大后成为企业家,有的成为医生,有的担任基层领导职务。在民族之爱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温暖之下,遭受苦难的孤儿拥有光明的未来。

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团体协会副会长李景生认为,这部戏对人类的描写已经达到了更深层次。他说:“这告诉我们,事实上,一个更大的家庭是对血统和婚姻的超越的民族爱情,这使这出戏具有更高的意义。”完整,完整的人物故事和动人的故事写成了草原的宏伟墓志,也使内蒙古人民培育了“民族儿童”的历史,重提了观众的记忆。

刘小凤说,在拍摄之前,很少有人批准该剧的剧本,并认为主角电视剧很难拍摄好故事。但是,专家认为《国家孩子》广播之后观众的反馈已经证明这是一个很好的节目。这部戏没有刻意表达苦难。相反,它选择以一种简单而真诚的方式来展示在新中国历史上值得永远铭记的事件。它颂扬了民族的伟大爱意,民族关怀和个人奋斗,并演唱了广阔草原上的真情歌。

转载,请保持本文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