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庆受访暴怒摔杯 到底释放了什么信号?

国内新闻 浏览(1053)

?

李国庆被愤怒和愤怒采访,释放出什么信号?

“不是荆棘!”

“我不能原谅她!”

“ Duang!”

来源:腾讯视频截图

最近,当当网的联合创始人李国庆谈到要由妻子于雨出庭时,他起身掉进了水杯。这些非同寻常的言行使久未沉默的李国庆再次抓住了互联网的悖论。 C位。

这次,李国庆显然已经准备好了。

由于李国庆还参加了另一个计划,所以李国庆透露他被“驱逐”了三个步骤:股权变更,被迫副总经理,加上“强迫宫信”,并称自己为“整个愚蠢的白甜蜜”。我签署了我出售的协议。”

快乐的“走开”曾经说过,它怎么变成了强制释放?在这对夫妻的争执背后,当当网经历了什么样的风风雨雨?解散“母婴店”后,当当应该去哪里?李国庆真的可以欢迎他的职业生涯的第三个春天吗?

从快乐到“离开”到“被妻子强迫”

2019年2月20日,李国庆发表《离开当当创办书友会的公开信》,表示他正式辞职并愉快地“走开”,开始了新的旅程。

当当网公告随后指出,李国庆自2019年1月起将不再在当当网担任任何职务,而仍是该公司的股东。董事长俞宇女士也是公司首席执行官。当当网的日常管理决定是由于浩及其公司高管领导的。

这意味着成立19年的当当网终于结束了“母婴店”的历史。从华尔街回来的那个女人打败了从北京大学毕业的丈夫,最后笑了起来。

但是,很少有人注意到李国庆的公开信中说,愉快的“走开”用双引号引起来,这也为随后的爆发奠定了基础。

李国庆的个人微博截屏。

果然,七个多月后,李国庆出现在一次采访中,揭露了妻子逼迫的戏剧。

更具戏剧性的是,李国庆在收到信的前一天晚上在家看了《雍正王朝》的八位国王。李国庆回忆说,当时于瑜转向另一侧,有点异常。 “我将收到她指示的管理层的来信,而且我不会在意任何业务。” “不是我的冥想,我被踢了出去。” “

李国庆直言不讳地表示自己对管理层不满,但他当然不能原谅妻子。 “因为她是我的妻子,”“你是怎么突然改变了你的脸?为什么你仍然使用这样的阴谋?”/p>

当主持人说“(这)就像一根根刺)时,李国庆突然起身,所以有一个场景,物品开始掉进杯子里。对主持人说:“对不起,我还没出来。”

党国庆和余瑜尚未回应李国庆的讲话。

10月11日,李国庆发微博确认:“目前,我已与俞羽分离。从去年1月15日起,我收到了俞羽的来信,并将通知俞羽。一年多了。我从早上和晚上开始学习,开始了我职业生涯的第三个春天。”

数据图:当当网。

当当网在“强迫宫殿”后面

对他的妻子生气的李国庆也许会想起他们梦dream以求的初识之美。

1996年,李国庆去美国视察时,遇到了在华尔街工作的于瑜。两人相遇并互相憎恨。他们知道他们将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结婚。

转瞬之间,1999年,当中国互联网如火如荼时,两人回到中国创建了当当网,并开设了一家在线书店。同年,马云在杭州创立了阿里巴巴,刘强东比他们早一年成立了京东。

正如雷军所说:“猪站在空中时会飞起来。”当当网迅速风靡,成为中国最大的书店。 80后的许多第一个在线购物是在当当网购买书籍,当当网也伴随着许多人的大学生活。

2004年,当当网的图书销售额达到了在线零售总额的40%,并且每年以180%的速度增长。亚马逊提议以1.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当当网70%至90%的股份。但是,李国庆不同意,但他认为他会再将其出售给亚马逊三到四年。

幸运的是,没有销售。 2010年,当当迎来了最光明的时刻,它在美国被列为首家B2C中国股票,被称为“中国亚马逊”。上市首日,当当网股价升至29.91美元,较发行价上涨86.94%。李国庆夫妇的身家达到10.07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5亿元。

高峰之后,通常意味着需要调整。

2010年,京东(JD.com)向沉迷于上市乐趣的当当网发起了一场书价大战。当年10月,刘强东微博说,京东的每本书都比竞争对手便宜20%,并被烧至当当的后院。李国庆宣布当当网跌至整个网络的最低水平。

但是,这本书是当当网的主要业务,但仅仅是京东的副业。在业界眼中,京东使用“低级马”杀死“高级马”。资本市场的直接结果是当当网的股价在六天内暴跌了30%。

2011年,李国庆以自己的方式统治了自己的身体,并与京东的主要3C业务进行了价格战,但这被视为短期目标。

当当网在2010年仍然可以实现利润3080万元。但是在接下来的三年中,低价策略和扩展类别使当当网连续亏损。财务报告显示,其2011年,2012年和2013年的净利润分别为-2.28亿元,-44.4亿元和-1.43亿元。

2014年,该股票仅成立了三年,股价跌破发行价。同年,腾讯提议将其电子商务平台移交给当当网,并提供微信转移等优越条件,当当网要求其比例为33%。但是,李国庆夫妇不愿让公司控制,最终双方未能达成协议。

京东选择与腾讯合作。在微信界面转移的帮助下,京东在2015年第一季度仅激增了770万活跃用户,而当当网用户数量只有几千万。

当当又一次错失了发展机会,市场继续受到竞争对手的挤压。 2016年9月,当当网被剥夺了私有化权,其市值为5.56亿美元,市值不到2010年上市时的四分之一。

退市后,当当网被反复出售。 2018年,海航想以75亿元人民币的价格进行交易,但对整体市场环境的怀疑和变化最终失败了。

当当网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于浩。

“夫妻”模式受到批评

旧的“中国亚马逊”不再辉煌。当当网的企业概况栏目,其发展过程在2010年上市时仍在市场中,令人尴尬。

梳理当当网的历史,“母婴店”模式遭到批评,因为两者处于同一水平,于瑜是当当网董事长,李国庆是当当网CEO,不知道是谁听取意见分歧时,很多决定最终难以实施。

这就像一艘有两名船长的船。在不同的航行纠纷下,这艘船的命运只会丢失或瓦解。

两个人自己反复公开地反思“母子店”的缺点。于瑜说:“如果我有选择的话,我将永远不会与丈夫做生意。”李国庆还重新考虑,夫妻的创业精神很惨,首先,在管理上很难说服对方,导致决策和执行效率低下,造成生命损失。

李国庆说:“如果您从头开始,肯定会反对这对夫妻的创业。也许早期的夫妻管理结构是相当好的,可以抵御各种计算,无论是资本,合伙人,还是公司已达到一定阶段,必须结束“母店”“治理”。

在无休止的争执中,当当网的生存意识正在逐渐消失,但被打上“没有掩护,更多冒犯,请海涵”的广告,李国庆更加热情。正是这种通畅,也使两人之间的矛盾变得不可调和,公开地哭了起来。

2018年,李国庆对俞敏洪“对妇女的歧视”的言论以及对刘强东微博事件的评论都引起了轩然大波和负面评论。于瑜亲自起草了官方答复,削减了李国庆,强烈谴责了李国庆对婚外情的看法,并透露李国庆已离开当当网。

当当的市场份额仅为0.4%。资料来源:易观易视图

当当和李国庆还能再见面吗?

如今,当当网终止了“母婴店”模式,但是,这个曾经一度着名的老式电子商务,显然要回到互联网电子商务的C位置并不容易。

面对天猫,京东等巨头在图书电子商务方面的挑战,当当市场受到严重挤压,市场份额低下。

根据易观易达发布的《中国网络零售B2C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9年第2季度》数据,天猫的总交易量占市场份额的62.4%,排名第一。京东的市场份额为25.6%,排名第二。当当的市场份额仅为0.4%,不到1%。

李国庆已进入知识支付行业。 “我的第三个事业,我有能力,短短三年,慢五年,利润和市值超过当当网。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小目标。

其他人不禁要问,作为当当网的创始人,李小青的小目标是否真的实现了,他内心是快乐还是悲伤?

(编辑:张谦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