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史上最恶质选战 连胜文柯文哲都陷困境

国内新闻 浏览(1082)

生命短暂,不能打恶战

台北是台湾最好的地区。台北市长选举不仅反映了候选人的素质,也反映了选民的意图和期望,从而成为台湾各地的一个指标。

就连柯也有麻烦了。

国民党候选人连文生从来没有任何选举经验,百分之百是一个“简单的选民”。一旦他宣布参选,他立即陷入了“第二代有权势的人”的泥潭。此外,他发表了不恰当的言论,竞选主任蔡郑源采用了“死刑方法”。莲文生的民意测验支持率一直无法提升。 台北的泛蓝基板失去了很多,成为一个沉默的选民。40岁以下的年轻选民中只有20%支持丽安文生。形势不容乐观,除非大盘基本回升,联文生一直处于劣势。

台北市的选民呈现出“超稳定的结构”,长期以来蓝绿比例为55-45。除了陈水扁从1994年国民党分裂中获利外,民进党的“一流战争领袖”谢长廷、李英源和苏贞昌都输掉了这场战役。 今年,民进党采取“间接策略”,推动非党员柯文哲组成“反对派大联盟”,“死马当活马医”,看看有没有突破的机会。 值得注意的是,科文哲的民意调查无法突破45%的上限,而且受到“玻璃上限”的限制。不管加在一起有多难,它都无法突破差距,达到增长的极限。

双方用泥互相击打

柯文哲想突破天花板,连文生想走出困境,两大阵营的发言人或助手都焦虑不安,凸槌的情况不断发生。 例如,连战几乎每年都去北京会见大陆领导人。除了今年二月,连文生几乎每年都是代表团成员。 然而,柯文哲的助手称,“莲文生向总书记习近平汇报竞选台北市长”。这些言论没有被证明是对是错,立即引起了双方的争议。韩国指责文生“亲中国”,甚至指责对方“抹黑”。事实是,莲文生去年二月去北京时还没有决定是否参选,但今年二月他没有去北京。双方都能找到互相控制的信息和录像带。他们立即卷入了一场“卖面粉和清扫烟囱”的混战,这场混战是黑白分明的,这场运动也没有焦点。

再举一个例子,莲文生的“强大的第二代”刻板印象依然存在。互联网用户和酸溜溜的人无处不在,互相笑着喊着。然而,就连方舟子也把所有的账单都记在了柯文哲的头上,认为这是方可的“侧翼进攻”。莲文生的每一句话和每一个动作都被检验得支离破碎。 为了反驳这一点,就连方舟子的手下也“给他以和他一样的待遇”,声称柯文哲已经去过大陆18次,也去过延安“朝圣”,在大陆卖日本京都电子工业株式会社,当时台湾大学医院的“内部账目”不清楚。 “如果一个邪恶的声音来了,它就会反过来,”柯文哲也用高分贝回应道。 无论是台北市长选举还是连科的“性格测试战”,双方都达到了歇斯底里的情感境界。

台北历史上最糟糕的竞选活动

刚刚去世的美国喜剧大亨罗宾威廉姆斯曾经说过:“上帝给富人最大的惩罚就是让他吸食古柯碱。” “根据这个原则,上帝对富人的另一个惩罚是让两个富人莲文生和柯文哲竞选台北市长。 莲文生受了枪伤,柯文哲是医疗队的成员之一。双方的竞选活动愈演愈烈,他们陷入相互指责的境地,指责“普通人”变成了“恩人”和“恶人”。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政治会歪曲事实和人性。 这也是法国神学家帕斯卡所说的:“人既不是天使,也不是魔鬼;人们想成为天使,但他们做坏事。 “选举让人们从人性的邪恶中提取有毒的酒。普通的女士们先生们现在是“高贵的野蛮人”。" “生命太短暂,不能喝腐烂的酒 “回到现实生活,”人生太短暂,不能打恶战。“就连柯和他的增选同事都是杰出的社会名人。现在他们都陷入了泥沼去打泥巴仗。观察家认为,这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台北市长选举”,而且并非没有目标。 选举日只剩下三个多月了。以这种速度,双方将不可避免地失败。获胜者只会悲惨地获胜。 “万里长江一定有一首歌”。生活中难免会有波折。如果你只是深究你的不满,忘记你的愿景和目标,失去你的价值观和信仰,那么现在当选并为社会服务的理想是什么?特别评论员:胡忠信

多家机构调研朗新科技 看好产业互联网业务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