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新国资改革迈出第一步 淡马锡模式引PE跟进

国内新闻 浏览(898)

“股改先行”,上海新一轮国有资产改革的第一步。然而,它引入私募股权基金、推出并购基金并希望吸引许多私募股权公司密切跟进的“淡马锡模式”。

上海盛大新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大新创创业”)和弘毅(上海)股权投资基金中心(以下简称“弘毅投资”)分别持有上海国有上市公司新世界和上海城头的大量股份,均成为各自公司的第二大股东。然而,易民集团(。上海)和东方创业()。SH)与私募股权公司直接联合推出合并基金。例如,前者和德国共同发起并设立了目标规模为7.5亿元的“德意消费升级产业基金”。后者与海通开元投资有限公司等发起成立海通M&A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目标为30亿元。

据悉,上海新一轮国有资产改革主要是以SASAC层面为基础,核心是权力下放、股权激励、修复和评估机制等。其中,淡马锡模式经常被称为“新词”。第一步是首先改革股票市场。在这方面,许多上海国有上市公司已经迈出了第一步。

国有企业并购基金成立忙碌

新世界(),一家以SASAC为实际控制人的百货上市公司,最近发布了一份三季度报告。以民营企业家陈天桥为首的盛大新风险投资(Shanda New Venture Capital)在本季度一口气持有该公司4.1%的股份,持有2182.81万股,成为该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陈天桥不是以盛大网络的名义入股新世界,而是选择盛大新风险投资(Shanda New Venture Capital),这被认为不是陈天桥纯粹的金融投资行为,也不是为上海民营资本与国有企业的合作奠定基础。根据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数据,盛大新风险投资成立于2012年11月10日。到目前为止,才过了一年。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00万元,陈天桥为公司的全资法人。盛大新风险投资成立后,陈天桥似乎越来越接近上海的国有资产体系。今年8月,东方明珠()任命其为独立董事。SH)。陈天桥是否会逐渐“吃进”上海这家国有百货公司,就像南京的朱蔡邑在二级市场逐渐提升品牌一样(。最初的股票缩写:南京上中),也给市场留下了想象的空间。

被投资公司成为股东的另一家上海国有企业上市公司是城市投资控股公司()。SASAC是实际的控制者。弘毅投资获得了上海城建投资开发公司10%的股份,该公司已获得国务院SASAC的正式批准。弘毅投资将成为上市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Hony Investment的合作伙伴是Hony股权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后者的投资者包括世界知名的投资机构,如联想控股、国家社保基金、中国人寿保险、高盛、淡马锡和斯坦福大学基金。弘毅投资城头控股约18亿元人民币,成为上市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此举的背景是即将到来的新一轮上海国有资产改革。

值得一提的是,在弘毅大举投资城头控股公司后,该公司董事长宣布辞职。上海益典前董事长江瑶就任公司董事。在上海的国有企业体系中,江瑶被认为是国有企业市场化改革的专家。广州恒生研究人员魏尧认为,结合上述两起事件,全市控股“进一步增强了改革预期”。

除新世界和中信控股外,易民集团(。上海)和东方创业()。SH)已经开始宣布设立并购基金。上海的国有企业利用财务杠杆来促进并购

东方创业10月底宣布,已投资500万元,与海通开元投资有限公司等公司共同发起成立“海通M&A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公司拟注册资本为1亿元人民币。海通证券的全资子公司海通开元出资5100万元,占股份的51%,东方风险投资出资500万元,占股份的5%。基金所有者发行的M&A基金首期暂定为30亿元,东方创业计划认购1.45亿元。据估计,M&A基金的预期内部回报率可达18%。

淡马锡模式

所谓的淡马锡模式是指淡马锡控股的经营方式。淡马锡控股公司是新加坡政府的一家投资公司。它成立于1974年。新加坡财政部拥有100%的股份。这种模式的特点是,虽然完全由政府所有,但它并不干涉淡马锡控股公司的经营决策。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也尽最大努力避免参与公司的日常运营和决策,以便这些公司能够完全按照正确的商业原则开展业务。此外,淡马锡控股的经理们选择了与政府完全脱钩。所需的投资和管理团队可以在国际上搜索。

虽然淡马锡模式今年在上海国有资产体系中经常被称为“新词”,但它并不是一个“新生牛犊”。早在2007年9月,国有独资公司上海郭盛(集团)有限公司就被定义为上海市政府重大工业项目的投融资平台。至于2010年成立的上海国有资本管理公司,当时被称为“上海淡马锡”。但迄今为止,“上海淡马锡”的表现并不名副其实。

上海国资委主任王建表示,上海将建立一个开放、透明、规范的国有资产流动平台,加快公司制和股份制改革。对部分上市公司股权和非上市公司股权进行全面管理和市场化运作,实现“资源、资产、资本、资本”的良性循环。

长期跟踪上海国有企业改革的南京大学行政管理系系主任孔范斌教授告诉《经济观察报》,“国有资产改革也是政府职能的转变。国有企业将代替SASAC和SASAC区作为实际的控制者面对市场。本质上,无论是哪一轮还是哪一波国有资产改革,核心都是进一步政企分开。”在范斌看来,上海的国有资产离真正的淡马锡模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上海需要淡马锡的模式。首先是建立更多纯粹从事资本运营的资产管理公司。

事实上,尽管上海之前的国有资产改革已经在资产证券化方面向前迈出了一步,但由于国有企业内部的“官方标准”思想,国有上市公司的所有股东都不允许权力,造成了改革者和“保守派”之间的紧张局面。上海制药(。上海)就是一个例子,上海国有资产体系视其为国有资产收购的典范。在改革派团队的带领下,该公司一度完成了a股市场三家上市公司的“三网融合”,并成功在h股市场超额认购。然而,由于内部权力斗争,改革派领导班子最终相继辞职。

然而,到目前为止,受到改革者批评的上海制药复杂的股权结构,在上海郭子开始新一轮改革之前,终于显示出打破僵局的迹象。11月14日,上海医药集团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大宗交易平台向上海离岸转让3347.5万股a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24%。由于上海SASAC并未持有全部股份,上海SASAC已投资362.21亿元从上海SASAC购买上海制药1.24%的股份,这意味着上海SASAC在上海制药的股份有所增加,其控股权趋于集中。

在前三曲中

[本文由合作媒体转载,并经投资界授权。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