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下跌、造血功能退化,全聚德离“烤鸭第一股”神坛越来越远

国内新闻 浏览(1889)

近日,已有154年历史的中国全聚德(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聚德”,。深圳)发布了2018年第三季度的财务报告。数据显示,该公司第三季度净收入和利润下降。甚至全年业绩预计也将继续呈现下降趋势。该报告还宣布,截至2018年8月6日,IDG资本削减计划已经到期。

全聚德以前曾试图通过在唐城推出烤鸭和购买小厨房来改变自己,但没有带来任何实质性的变化,其业绩连续6年停滞不前。业内人士认为,当品牌遭遇老化危机时,与其在不熟悉的领域花费精力和金钱,不如研究如何重塑品牌形象。

待测造血功能

10月19日,全聚德发布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今年第三季度营业收入约为4.87亿元,同比下降6.33%。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约5100万元,同比下降10.70%。报告还显示,全聚德前三季度总收入约为13.63亿元,同比下降1.49%。整体净利润约为1.29亿元,同比下降3.81%,财务指标全面下滑。

同时,全聚德还预测了2018年的整体年度经营业绩。2018年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相差-15% ~ 15%,净利润为正,不属于扭亏为盈的情况。据估计,2018年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在1.16亿元至1.56亿元之间,预计与2017年的1.36亿元相比不会大幅增加,甚至可能继续呈现下降趋势。

此外,公司未来运营的资金周转能力也将面临严峻考验,自身造血功能也将受到质疑。报告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全聚德业务活动的净现金流约为7200万元,同比下降41.52%。年初至报告期末,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约为1.27亿元,同比下降39.70%。对此,该企业声称,这主要是由于业务收入略有下降,支付雇员工资的资金外流。

蓝鲸子午线记者采访全聚德,了解全聚德业绩持续下滑的原因,以及未来是否有相关对策。然而,截止日期尚未收到任何答复。

关于业绩变化的原因,全聚德在第三季度报告中表示,2018年,公司将重点关注拥有多品牌集群的现代生活方式餐饮品牌运营商的新定位,继续关注品牌系列化和连锁化的发展战略,加快“质量提升、复制、孵化和管理升级”行动战略的深入发展,稳步推进产品升级、品牌复制孵化和管理升级等各项工作。

然而,全聚德餐饮品牌的新定位和品牌系列化的发展显然并不顺利。

蓝鲸生产经济学的记者从调查中了解到,全聚德在2014年通过固定增长引入了IDG资本和朱华集团,筹集了3.5亿元。交易完成后,IDG成为全聚德的第二大股东,全聚德不仅向旧国有企业注资,也为其适应新的网络经济提供了更多的变革机会。不幸的是,IDG资本不久后宣布裁员。

此外,全聚德还在2017年宣布,计划以现金收购唐城厨房(Tangcheng Kitchen),这是一家集粤菜和粤菜于一体的中档休闲餐饮企业。收购完成后,唐城厨房将成为全聚德的子公司。最初,此次收购受到业界普遍欢迎,被视为全聚德发展休闲餐饮市场、创造新利润增长点、摆脱“烤鸭”单一商业模式的重大突破。

然而,仅仅一个月后(2017年8月),全聚德宣布终止收购。全聚德将此次收购的终止归因于交易的复杂性及其进展的不确定性。

然而,内部人士认为,这种购买通常是最受欢迎的

2018年8月8日,全聚德披露了《关于签订股权收购意向书的公告》。在减持计划实施期间,IDG资本减持全聚德股,占其总股本的0.24%。此次减持计划到期后,IDG资本持有全聚德1736.9万股,占其总股本的5.63%,均为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

蓝鲸生产银行的记者询问全聚德2018年第三季度的报告,得知IDG减资计划期已于2018年8月6日到期。

《第一份烤鸭》落下

蓝鲸手稿记者询问全聚德的业绩,发现全聚德从2007年上市到2012年的五年间业绩一直保持快速增长,尤其是2011年,收入从13亿元飙升至18亿元,增幅高达34%。

但是在2012年,全聚德的发展进入了一个转折点。数据显示,全聚德的业绩自2012年以来已经连续六年停滞不前。全聚德作为一个享誉全国的品牌,正在被新品牌超越。“北京烤鸭=全聚德”的时代已经过去。

据了解,2012年,受三工消费的影响,高端餐饮业进入了一个寒冷的冬天,全聚德也遭遇了巨大的冲击和挑战。加上2013年“禽流感”的爆发,整个餐饮业都“血流成河”。在双重压力下,全聚德今年的收入为19.02亿元,同比下降2.13%。扣除非盈利后的净利润下降20%,亏损3000万元。当然,全聚德并不是唯一一家受到冲击的公司。根据蓝鲸子午线记者的数据,香各镇(*ST云网,。肖南古()。香港)、唐红中国(.HK)等中高端餐饮上市品牌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2014年,全聚德的收入再次降至19亿英镑以下。在接下来的三年里,它的收入一直徘徊在18亿元到19亿元之间。2017年,全聚德的股票净利润、不含非营利组织的净利润、人均消费和出勤率分别下降2.57%、5.68%、3.97%和2.21%。

作为一个有着154年历史的品牌,尽管它已经出现在奥运会、世博会和亚太经合组织会议等国际活动的餐桌上,但它已经逐渐被年轻消费者所拒绝。公众评论、饥民、微博甚至智虎给全聚德留下了“不好吃”、“贵”和“服务差”的评论。

当然,全聚德也试图通过走一条更年轻的路线来跟上市场变化的步伐。在引进IDG资本的过程中,全聚德在转型中进行了多次尝试,包括推出外卖和休闲餐饮市场,以迎合新时期的餐饮消费环境。

2015年,全聚德与重庆匡草科技有限公司达成合作,打造“网络餐饮”模式的“戈雅”鸭肉外卖品牌戈雅科技。通过包装鸭肉卷、门到门配送、自动加热等方式,市场定位以中高端白领和家庭用户为目标,并在重庆本地外卖平台上进行试点推广。2016年4月,公司在北京市场推出“潇雅兄弟”,并与百度外卖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试图打造全聚德外卖生态系统。但到2017年年中,雅高科技已经停止运营。根据其财务报告,2016年,鸭子兄弟科技亏损1344万元。

全聚德解释了戈雅科技关闭的原因,因为该业务未能达到运营预期。

Mu Yang,岱山食品配送前CEO兼餐饮业主内参副总裁,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从全聚德的戈雅科技不难看出,戈雅科技的高管是这家国有企业的首席财务官。一个新形式的互联网企业怎么能让国有企业的高层控制它呢?”他指出,“金百威也做烤鸭,但面对消费不断升级,他采取了灵活的方式,开始销售小份烤鸭。数量少、价格低更符合年轻人的消费水平。”

营销专家卢圣珍还告诉蓝鲸产经记者,全聚德外卖的味道与店里的大不相同。高端产品变成了低端外卖,不计后果的渠道扩张损害了品牌价值,无异于品牌自杀。

除了失去转化,瞿

当然,对特许经营者的控制和监管也成为全聚德头疼的问题。2017年,全聚德无锡新区商店突然“停业整顿”,并被披露失去了老板的工资,导致员工集体投诉索要工资。全聚德发布了一份紧急声明,解除了这种关系,称无锡新区商店曾是集团的成员商店,事件发生时,已终止了与公司运营商的特许经营合同。商店“自行投资,自负盈亏,自担风险”。即便如此,它仍然对全聚德品牌有很大影响。

穆阳指出,全聚德作为一家老牌国有企业,缺乏营销、口碑培训和品牌复兴。其次,全聚德在上市初期表现出一些创新,如通过销售袋装烤鸭实现“餐饮零售”,渗透二、三线城市,下沉分销渠道。然而,随着互联网的蓬勃发展和餐饮消费的不断升级,国有企业背景的全聚德在创新的尝试上停滞不前,表现出一定的保守态度,这也使得利润点难以提高。

一些业内人士还告诉蓝鲸子午线记者,全聚德近年来的行动大胆创新:推出新产品,尝试新型号。然而,当品牌遭遇老化危机时,与其在不熟悉的领域花费精力和金钱,不如研究如何重塑品牌形象,赢得消费者群体的支持,更好地研究市场。也许“改变”和“转变”可以被视为一种出路。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