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信与格莱珉中国建立战略合作 书写公益金融新篇章

热点专题 浏览(1961)

?

格莱en银行创始人,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穆罕默德尤努斯教授在美国发表演讲。他说,格莱en银行致力于支持贫困妇女,并最终消除贫困和失业。等问题。我希望通过与宜新的合作,可以将格莱en模型推广到中国更多的地方,使更多的人受益。孟加拉国银行Grameen银行前副行长,Grameen中国普惠公司现任总经理Farid Wuding出席了峰会并阅读了贺信。他说,格莱China中国致力于帮助低收入妇女摆脱贫困。这封信通过金融创新帮助了成千上万的家庭,并希望两党之间的合作将使更多有需要的低收入妇女受益。我也期待将来实现三零世界梦想:零贫困,零失业,零碳净排放。

前孟加拉国银行Grameen银行前副行长,现任中国Grameen普惠公司财务部总经理

归来的武定读了一封贺信

宜新公司高级副总裁吕海燕与格莱China中国区总裁高湛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小额信贷基金和“爱农贷款”爱与农业项目网络以及高净值个人方面进行合作,包括资产配置,高净值客户的实习和考察等方面的多方面合作。

宜新公司高级副总裁吕海燕与格雷姆中国总裁高战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罗马的建设不是一天的工作。宜新和格莱en就像两个蓬勃发展的生命线,在不同的世界中萌芽,相交,发展和聚集,最终形成了更强大的力量,共同促进了财务善良和社会善良的美好前景。

最初的交集:追求相同的初始心

伟大的公司必须拥有世界领先的领导者。

Yunus在创建Grameen Bank之前是吉大港大学的教授。在1970年代席卷孟加拉国的严重饥荒中,他想通过探索高产栽培方法来找到解决饥饿和贫困的方法。人们发现,小额贷款可以使贫困家庭有能力“赚钱”并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当当时的银行和社会无法实现这一目标时,他坚定地投资于这一艰巨而长期的事业,创建了“贫困银行”模式,并坚持不懈地奋斗。

1997年,易信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唐宁是美国南方大学的学生。得知格莱en银行(Grameen Bank)的故事后,他利用暑假实习机会去孟加拉国实习,并拜访了借款人的家人。参加信用教育和能力提高研讨会。这种经历使唐宁深受感动,生意可以在赚钱的同时创造巨大的社会价值。唐宁从华尔街归来后,于2001年创立了中国第一个“人人有信用”的口号“宜信”,并通过金融技术搭建了一个平台,希望让传统金融体系无法覆盖的人们过世自己的信用价值,获得必要的财务支持,过上更好的生活。

探索性开发:不同的系统,同样的努力

无论是在孟加拉国还是在中国,开辟前辈未曾走过的道路总会充满艰辛和挑战。

在构建Grameen模型时,Yunus并非一帆风顺。经过多次走访和上诉,他于1979年在孟加拉国商业银行系统中建立了Grameen分支机构,为贫困妇女提供小额贷款。

但是当时的“富裕银行”体系无法满足他帮助穷人的初衷。到1983年,格莱en银行(Grameen Bank)成为独立银行,并在逐步走上正轨之前建立了一种独立的贷款形式。在没有传统的金融风险控制体系支持的情况下,格莱en银行一直在进行尝试和调整,通过选择村民的人员,组建团体,教育普及和借款人成为股东,取得了惊人的效果,偿还率超过99%。

如今,Grameen模型已经推广到全世界,包括美国和墨西哥在内的40多个国家。面对不同的制度和文化挑战,尤努斯曾说:“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规则和信念,任何新事物的发展都会面临不同的问题。这些需要一点点解决,一开始不能因为这些障碍而放弃。”他还坚持要继续前进。

自宜信成立以来,唐宁一直在探索中国的普惠金融实践,为普惠人群建立金融服务平台,并利用金融技术实现宜信的企业社会价值。

益农贷款是益信公益农业援助项目。主要帮助是农村妇女。 CreditEase相信,与格莱Bank银行(Grameen Bank)的理念一致,农村妇女勤奋朴素,奉献精神和应变能力强,并愿意为家庭改善生活。但是,由于没有抵押或担保,他们无法通过传统银行获得财务支持。农民贷款模式使那些有剩余资金和热情的公益事业的人能够向该平台贷款100多元人民币,从而为农村妇女提供信贷和实现可持续的“制造”扶贫能力。

瑞士信贷和格莱en银行的信也达成了改变农村地区低收入人群生活的共识。除财务支持外,还需要多功能支持和能力建设,例如医疗保健,儿童教育和产品。市场,资源对接等。为此,CreditEase的“宝北项目”为农村贫困儿童提供意外伤害保险,并减轻了因疾病重返贫困的儿童和家庭的危机。 “益农场”与许多机构合作,补贴农民生产的农产品和手工艺品的生产,并为农村带来更多的财富机会。

一方面易于探索和实践公益金融,一方面利用金融技术使更多的低收入农民和信用发展个人获得及时有效的金融服务,有尊严地生活。有保证的生活和为促进这种模式的可持续发展所作的努力;另一方面,唐宁像尤努斯一样,在世界各地奔波,他还强调了三农和小微在各种组织和会议中的协助。这些人有利于中国基础经济建设的发展,并呼吁建立多层次,覆盖面广,高质量的包容性金融体系,以适应新金融时代的需求。

历史趋同:温度与财务的同一愿景

有一些共同的原因可以帮助更多人改善生活。两条生命线一定会再次相聚。

自唐宁(Tang Ning)于22年前首次了解Grameen Bank以来,唐宁(Tun Ning)和尤努斯(Yunus)曾多次相遇。尤努斯(Yunus)还坚持来中国实施格莱en(Grameen)模式。自2018年以来,CreditEase和Grameen China在江苏省禄口村启动了试点合作,以帮助低收入女性摆脱贫困。 2019年7月,尤努斯访华并会见了唐宁。经过深入的交流和谈判,CreditEase和Grameen China决定加强合作以开展更多业务,并于10月24日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2019年北京的尤努斯与唐宁

正如尤努斯所说,金融服务对穷人的重要性同氧气一样重要。没有金融服务,它可能导致贫困和其他问题,甚至导致生存问题。

过去六年来,中国解决了8000万人的扶贫问题。为了实现可持续的减贫,它必须提供能力建设的条件。最重要的条件之一就是财务状况。包容性金融在这方面有很多工作要做。

格莱en银行拥有可持续的金融模式,它使数千个低收入家庭受益,在全球40多个国家中的还款率超过99%,并被证明可以有效消除贫困。 CreditEase具有深化中国农村,支持农业,农村和农民的实践经验,并具有强大的金融和技术优势。它可以为Yunus希望使用的新技术(例如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提供更多支持和开发。

与此同时,CreditEase一直呼吁并促进高净值人士在中国参与公益金融实践。一方面,通过多元化的资产配置,支持中国公益金融的发展,提升了自身和家庭的社会价值;金融业“改变世界并影响他人”的做法为第二代提供了更多的生活教育和增长选择,达到了企业家精神,家庭财富和家庭文化的传承。随着越来越多有能力和负责任的高净值个人继续参与公共福利融资,对美好社会的渴望将被淡化并最终实现。

Yunus和Downing是两个人,他们拥有共同的心,共同的愿景和共同的公共福利。凯莱中国和宜信致力于减少造血贫困,并提供更广泛的金融服务。人群中的人们将走在一起,共同努力,发展负责任的,面向温度的金融。它将开启公共福利金融的新阶段,并为公共福利金融开辟新的篇章。

-